艾兰艾 阅读 (ツ) 旅行 行万里路(ツ)读万卷书 艾兰阅读 艾兰旅行

分类“艾兰阅读”:

我总在惊奇地静听

我总在惊奇地静听。
—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冰心译)

I ever listen in silent amazement.
— Rabindranath Tagore

你爱的是春天 – 裴多菲

你爱的是春天
裴多菲·山陀尔(孙用译)

你爱的是春天,
我爱的是秋季。
秋季正和我相似,
春天却正像是你。

自由与爱情 – 裴多菲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
—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郑振铎译)

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
— Rabindranath Tagore

漂泊者之歌 – 梅斯菲尔德

漂泊者之歌
约翰·梅斯菲尔德(黄杲炘译)

有阵风在我心中,有团火在我脚跟,
我已厌倦了砖砖石石和隆隆车轮;
海之涯、陆之滨是我渴望去的地方,

白鸟 – 叶芝

白鸟
威廉·巴特勒·叶芝(傅浩译)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深沉的誓言 – 叶芝

深沉的誓言
威廉·巴特勒·叶芝(飞白译)

由于你不守深沉的誓言,
别人与我建立了感情;

田间的草人 – 沃尔特·德·拉·梅尔

田间的草人
沃尔特·德·拉·梅尔(黄杲炘译)

一整个冬天的急风骤雨
打得我头颅总低垂;
北风撒了我一身的白雪
又吹得我恢复乌黑;

我喜欢春光 – 夏洛特·玛丽·缪

我喜欢春光
夏洛特·玛丽·缪(黄杲炘译)

我喜欢去年那春光,
因为有你在这地方——

美 – 劳伦斯·比尼恩


劳伦斯·比尼恩(黄杲炘译)

我想到一株花:它在幽寂的空气中开放,
没有一双眼睛曾经见过它。

雾中 – 黑塞

雾中
赫尔曼·黑塞(钱春绮译)

在雾中散步真是奇妙!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有一棵树看到别棵树,
棵棵都很孤独。

悼一个幼孩之死 – 黑塞

悼一个幼孩之死
赫尔曼·黑塞(钱春绮译)

现在你已经走了,孩子,
对人生什么也没体验,
而我们老人,还被囚禁在
我们残年的岁月里面。

狗之歌 – 叶赛宁

狗之歌
谢尔盖·叶赛宁(丁鲁译)

早晨,在存放黑麦的小屋。
靠着一排金黄的蒲包,
母狗生下了七头小狗——
个个长着棕色的茸毛。

母狗整天抚爱着它们,
用舌头舔遍它们的全身。

纸船——寄母亲 – 冰心

纸船——寄母亲
冰心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总是留着——留着,
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
从舟上抛下在海里。

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
有的被海浪打湿,沾在船头上。
我仍是不灰心的每天叠着,
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

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
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万水千山,
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

1923年8月27日

致他的心,免于恐惧 – 叶芝

致他的心,免于恐惧
威廉·巴特勒·叶芝(睡前读诗编译组译)

安静,静下来,那战栗的心;
请牢记古老的智慧:
谁在烈火、洪水和星际的飓风
面前展露出心的战栗,
谁就该被埋藏在
这烈火、洪水和飓风中,
因他不属于孤傲雄伟的一员。

茅屋 – 安徒生

茅屋
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周枫译)

在浪花冲打的海岸上,
有间孤寂的小茅屋,
一望辽阔无边无际,
没有一棵树木。
只有那天空和大海,
只有那峭壁和悬崖,
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同在。

有另一片天空 – 狄金森

有另一片天空
埃米莉·狄金森(辛献云译)

有另一片天空,
永远晴朗清澈,
有另一片阳光,
黑暗也无奈其何;

《飞鸟集》节选 – 泰戈尔(郑振铎译)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
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当你老了 – 叶芝

当你老了
威廉·巴特勒·叶芝(袁可嘉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郑振铎译)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Rabindranath Tagore

艾兰艾 –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ツ)